中国央行:蚂蚁集团已成立整改工作组 注意到美国新一轮的财政刺激方案准备出台

文/冷静2021-01-15 16:25:49来源: FX168

FX168财经报社(香港)讯 1月15日下午,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请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中国人民银行新闻发言人、调查统计司司长阮健弘,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介绍2020年金融统计数据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关于通胀,经济日报记者:请问人民银行对今年的通胀形势如何判断?核心CPI是否仍将处于低位?有分析认为,由于CPI指标没有完全反映市场价格的变动,导致当前的通胀水平是被低估的,人民银行对此如何评价?

陈雨露:

物价的稳定是货币政策核心的政策目标,本周一国家统计局已经发布了CPI数据,12月CPI同比由降转升,全年CPI同比上涨2.5%,国家统计局随即对这一指标作了解读。需要我们注意的是,受猪肉价格和成品油价格上涨的共同推动,2020年末CPI环比涨幅比较大。从中长期来看,2020年粮食生产再获丰收,生猪产能也已经基本恢复到正常年份的水平,所以CPI环比持续大幅上涨的可能性我们认为是比较小的。同时,确实我们要关注核心CPI的变化。由于居民收入增速仍然在恢复过程中,再叠加局部地区疫情的反复,还有服务性消费仍然受到一定制约,所以剔除食品和能源的核心CPI仍然处于低位。

下一步,随着我国经济持续稳定恢复,国内消费需求逐渐复苏释放,我们认为未来核心CPI有望继续回升。总体来看,2021年我国的物价水平大概率会保持温和上涨,受上年同期基数的影响,预计全年CPI同比涨幅将会出现先升后稳的走势。

关于你刚才谈到的CPI指标是否应该纳入资产价格变动的问题,目前这还是属于学术界讨论的重要的前沿课题,国际上主要的经济体还没有将具体某类资产价格变动直接纳入CPI指标的做法。从中央银行的角度来看,在关注物价的同时,我们也一直在密切关注重要领域的资产价格。在保持物价稳定的同时,通过宏观审慎政策来防范资产价格大起大落带来的宏观金融风险,以切实维护金融稳定。

关于人民币汇率,彭博社记者:请问央行怎么样看人民币汇率的走势?去年下半年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很明显的升值,我们是否担心这个趋势会对出口商、实体经济有一些负面影响?另外蚂蚁金服的增改进行的如何?是否会要求蚂蚁拆分一些业务?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

2020年末,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较上年末升值6.9%,波动幅度没有超过历史水平,比如2007年、2008年的波动幅度;人民币对一揽子货币升值约4%,从历史上看年度的波动幅度也是处于中游。全年人民银行对美元汇率均值为6.90元,和2019年均值也是持平的。总的来看,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与我国的对外贸易和经济基本面是相符的。与其他主要货币相比,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幅度也较为适中。在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下,人民币汇率处于合理均衡水平,汇率变动对出口和经济的正负影响基本相互抵消。未来人民币汇率走势取决于国内外经济形势、国际收支状况和国际外汇市场变化等因素。总的看,人民币汇率有升有贬,双向浮动将成为常态,既不会持续升值也不会持续贬值,将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

陈雨露:

目前在金融管理部门的指导下,蚂蚁集团已经成立了整改工作组,正在抓紧制定整改时间表,对标监管要求来进行整改。同时,也要保持业务的连续性和企业的正常经营,确保对公众的金融服务质量。金融管理部门也在与蚂蚁集团保持着密切的监管沟通,有关工作进展将会及时向大家发布。谢谢。

关于拜登最新提及的1.9万亿美元刺激经济方案,香港南华早报记者: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公布了涉及1.9万亿美元的刺激经济方案,请问央行如何看待美国新一轮刺激方案对中国经济金融可能造成的影响?另外,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最近表示短期内不会加息,央行是否担心外部长期的超低利率甚至负利率会恶化中国的国际金融环境,因为中国仍然是唯一采用常态货币政策的主要经济体。

孙国峰:

我们注意到美国新一轮的财政刺激方案准备出台,全球金融市场对此已经作出了反应。美国通胀预期上升,美国国债收益率大幅反弹,美元对其他主要货币汇率升值,近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也有所贬值。应当看到,去年上半年人民币汇率有所贬值,下半年人民币汇率有所升值,近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又有所贬值。这些波动都是正常的,说明市场供求在汇率形成中发挥了决定性作用,人民币汇率弹性增强,有升有贬、双向浮动成为常态,发挥了宏观经济自动稳定器作用,为央行根据我国经济形势自主实施正常货币政策创造了条件。同时,我们加强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中国是2020年全球唯一实现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也是少数实施正常货币政策的主要经济体之一,带动了全球经济的恢复,也有利于其他主要经济体未来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进程。

陈雨露:

在前一段刚刚举行的人民银行工作会议当中特意提出要严密防控外部金融风险。主要考虑的是当前全球经济复苏是相对缓慢的,所以对实体经济的压力传导和金融体系的内在脆弱性叠加在一起,外部的风险需要警惕。一是国际金融市场出现的脱离实体经济基本面,波动幅度在不断地加大。二是全球流动性高度宽松的背景下,跨境资本流动方向易变、波动也在加大。三是疫情对经济的冲击前所未有,低收入国家债务风险还会进一步的上升,可能会进一步的影响全球经济复苏的进程。

针对上述三个方面的外部风险,我们重点还是要坚持国内优先的原则,继续做好我们自己的工作。一方面,保持宏观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和可持续性,夯实中国经济的基本面。另一方面,要完善金融监管体系、健全宏观审慎管理、持续提升系统性风险防控能力。同时,还要加强在G20等国际平台上与其他各国的宏观经济金融政策协调,来共同为全球经济未来的复苏创造更加有利的条件。

实时行情

  • 美元/人民币

  • 上证指数

  • 深证成指

  • AU(T+D)

  • Ag(T+D)

  • 沪期金

  • 原油连续

  • B股指数